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宫锁阳具
宫锁阳具

宫锁阳具

傍晚的时候,我们一家三口好好地吃了顿饭。又陪着小爱丽丝玩了一会。然后我们早早地将爱丽丝哄睡。


  当最后一抹夕阳落下它的余晖的时候,我们点亮了卧室里微暗的魔法灯。此时的妮雅已经穿着黑色的薄纱睡衣,侧身躺在床上了。我反手关好门,眼睛紧紧地盯着妮雅,还放肆的在她的周身游走。妮雅则任由我的目光,在她的玉体上肆意游走,还饱含挑逗意味的侧着眼角撇着我。


  哎,说实话我明知妮雅已经是我的人了,但是每次看见她半裸的酮体时,还是像个初哥一样,死死地盯住不放,生怕她逃走一样。我走到窗前,弯下腰拥抱着妮雅。然后四唇相对,和她湿吻起来。舌头、嘴唇、牙齿互相摩擦着,感受着渐起的快感。


  突然我一个激灵,感到下体一紧。妮雅的手已经攀过小腹,捏着我的龙根了。我微微一笑,继续与她湿吻。我感觉到,妮雅在我的龙根上缓缓撸动。又将我的包皮向后退开,露出任然娇嫩、敏感的龟头和软沟。然后从龟头开始用手指到手掌的抚摸。才两三个来回我就已经感到,我的马眼渗出了液体。妮雅没有继续套弄下去。而是向后转移,捏住了我的两个睾丸。


  还不等我感受她手心的热力,妮雅便微微用力握紧。酥麻带点轻微的疼痛,让我的热血稍微冷却了一些。


  “你看起来有点紧张。”妮雅抵进我的面前,微笑着。


  又说道:“来的快,去的也快!不要浪费我的感情了!”


  我深吸一口清气,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激动的心情,向妮雅露出坏坏的一笑。然后搂着妮雅的腰身,一下子把她翻转180度,让她倒立起来。我搂紧她的腰身,继续让她保持倒立的姿势,然后看准妮雅已经微微有些露头的阴蒂,开始用舌头逗弄起来。


  这下,大出妮雅的意料。不过在刚开始的惊叫过后,妮雅也不甘示弱。她双臂环住我的虎腰,双手交叉,一把捏住我的屁股。然后……我只觉得一面一股湿热,接着就被妮雅吮住了阴茎。我们就这样站立着开始69。


  妮雅肉呼呼的,饱满厚实,大阴唇非常有弹性。每当我舔弄、亲吻上去的时候,还会蠕动。似乎想夹住什么。我好奇心起,用舌头抵进去试试。谁知一股吸力就从里面传来,大小阴唇同时发力,把我的舌头狠狠地夹了一下。好在舌头不像阴茎有个大大的龟头。原来每次妮雅高潮时我总是拔不出来,是这个原因啊。


  “喔……”一股酥麻带点微微的刺痛从我下体传来。妮雅含住我的睾丸,微微用力向外拉扯,还稍微咬了一咬。


  “赛尔怎么了,你不专心哦!你是办正事,还是找乐子呢?”


  我镇定精神,继续“伟大的事业”……。不过我发现,对于妮雅的挑逗,我来来回回好像就这么几招。而妮雅对付我,花样就特别多。一会舔、一会吸,一会是龟头,一会是睾丸。而且妮雅还发现了,我最受不了的除了吸以外,就是夹睾丸了。于是让我腿软的次数就多了。妮雅或吸或舔,时轻时重,口中呼出的热气,更让我头晕目眩。


  没多久我就觉得小腹中一股气机让我躁动难安。妮雅当然也发现了我的变化。她将我的阴茎,尽根吞没。然后用力吸到真空。接着推着保持真空的状态,缓缓的强行将阴茎拔出。这个过程让我一秒都没法忍耐,酥爽得我几乎站不住。最后只听“啵”的一声,我的龟头才摆脱了妮雅的真空吮吸。我一阵虚脱,跌坐在床上。


  妮雅坐正后,嬉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,你们觉得…有趣吗?”


  我略微喘息一会,回道:“感觉灵魂都快出窍了。不过还是直接做,最过瘾。”


  “呵呵呵,先给你预热一下。省的你到时候不在状态。……嘻嘻”


  “既然来了,就要付出代价!……过来吧!”


  “哈哈哈哈!来吧,来吧!……我是…你的了……!”


  话都说到这里了,那还等什么。我一手按到妮雅的香肩,另一手拉开她雪白的大腿。早就被她吮吸的坚如铁石的阴茎,对准她那湿热滑腻的花径就一头撞了进去。


  咦?每次进去的时候妮雅都喜欢夹我一下,再放我进去的吗?这次怎么直接就被她吞进去了?看来,在做爱前,仔细的挑逗她,做足前戏可以拉近我和她的激情点。以后多试试。


  就当我全根没入时,花径里的媚肉立刻就紧紧地涌了上来。这次我清晰的感受到了,妮雅内秀的厉害。内外阴唇肥厚有力,一起用力夹紧后,就像两扇闸门,从左右两边将我的阴茎根部死死地钳住,无法后退一步。中段的花径柔软、弹滑,从上下两边温柔的涌动着,如同她的双唇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射精管,为了之后汹涌的射精积蓄足够的力量。而她的花心,也就是我又爱又怕的终点。如同鲱鱼子般粗糙的钉子肉,将我敏感的龟头套的严丝合缝还不断蠕动。


  强烈的快感让我欲罢不能,只知道不断地往更深处挺进。等到我真的撞到她的子宫口时,我才发觉大事不妙……她的子宫口会吸精啊。我的马眼刚一接触到,她的子宫口。似乎一根肉针就探入了我的射精管口,接着源源不断的吸力直向内涌。先是射精管,接着是前列腺,然后是输精管,再是附睾,最后是睾丸。我清晰的感觉得到,她的吸力一同小孩吃奶般一阵阵、越来越强的向我内里袭来。我的两颗蛋蛋都被她吸得提了起来。好在先前有被妮雅狠狠地修理过一顿,已经有一些定力,没有马上射精投降。


  但强烈的快感让我还是忍不住地吼一声,又重重的往里撞了一龟头。


  “啊……”


  妮雅一声娇吟。让我心中一亮,对了这不正是妮雅最敏感的时候吗!


  我抓住机会连连耸动。妮雅也一发不可收拾。只见她微闭着美目,鬓发散乱。额头、双颊、颈侧一片潮红。她的双唇或张或闭了,抿嘴时低沉的哼声让我血脉偾张。张嘴时高昂的欢呼,让我不能自已。我融化在妮雅丰满迷人的肉体里……过了好一会,大概又插了百多来回吧。妮雅突然高声尖叫,然后全身抽筋,双腿紧紧地圈住我的腰。当然了她的花径里也像她现在一样,整根都收紧了,特别是花心重重的咬在我的龟头上。叼着我马眼的子宫口更是透过来一整恐怖的吸力。我被吸得全身一软,摊在她的双乳上。


  我趴在她的胸口,虽然全身酥麻,可心里却非常得意,应为这是我第一次让妮雅再我之前高潮。以后我有足够的信心不会随随便便的被妮雅修理了。


  没等我得意多久,我就发现不对劲了。妮雅的高潮猛烈而持久,我的虽然还紧锁着精关,可是这股吸力,我已经无法抵挡了。才几个呼吸的间隔,我被强行破开精关,慢慢的射了妮雅一肚子精液。


  当炙热的精液射进妮雅花房的时候,她居然还跟我逞强。


  “啊……!我……我…根本……根本没什么感觉!…啊……!”


  我不理她的嘴硬,乘着她内里酥软、子宫口打开的一瞬间,用力往里一挤。小半个龟头伸进了她的花房。


  “嗷……!……不……赛尔……你……你这是……趁火打劫……!啊……!别…别……!哦……!我受不了!……快…快出来!……啊……求你了,饶了我吧……!我认输……我投降!……快出来!……”


  这可是妮雅第一次开口向我求饶啊!之前每次都是我吃不消来着。我心一软,退了出来。但是先前强烈的快感,还是让我的阴茎继续保持着硬度。而此时的妮雅全身大汗淋漓,双手双脚,无力的向外摊开,任由自己美妙的娇躯,毫无遮掩的暴露出来。我扯过边上的薄被将我们两盖住,并给她事后的爱抚。还在她耳后轻声低语道:


  “多么快乐的结局呀!……呵呵!”


  “嗯……!赛尔…你坏!……呼…呼……!”


  “呃……刚才是…怎么回事?会不会……弄疼你了?”


  “嗯…有一点点疼……”


  “那下次,还是不要玩这个了。”


  “额,其实也不是,很疼。……就是……就是有点不习惯。其实……如果…再晚一点点,就不疼了。”


  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还有别的感觉”


  “嗯……怎么说呢。就像明知道吃完辣椒后再喝酒会更辣,但是有的人还是会这么做。”


  “那要怎么做,才能不疼……”


  “要等高潮余韵过后才进去,就不疼了。”


  “要不我试试。”


  “试试!……你还行吗?……我摸摸……都软啦……还搞什么呀!”


  妮雅高潮时子宫的吸吮力太强了,同时射精会被她吸干的,要想再来一回合,回气的时间比较长一点。


  “这有什么,过会就好,别着急嘛。”


  “什么过会就好,我现在就要。”


  说着,一翻身,将我压在床上。接着一矮身……我就觉得她又叼住我还疲软的龟头,还是舔弄、吮吸,双手一只撸动阴茎,一手盘磨睾丸。呵呵这招她屡试不爽,才没多久我疲软的阴茎又开始雄赳赳气昂昂了。


  “啊!赛尔,你真厉害。我们再来,不过这次我要在上面。”


  哦!又是骑乘位。妮雅最喜欢这个了。


  她熟练的握住我的龟头软沟,时松时紧的慢慢捏弄,然后跨坐上来,纳入自己的阴唇内。让人颤抖的酥麻感有一次传来。妮雅丸吞了的重新勃起的阴茎后,就开始左右前后的扭腰摆臀。妮雅大起大落,动作剧烈。我被她的重手法弄得措手不及。连续的深呼吸勉强稳定住心神,没有被妮雅秒杀。


  “赛尔……!不错嘛……!这样……都没……射出来。……呼……,再看这个。可别一下子射出来哦!……嘿…!”


  只见她双腿蹲成M型。深呼吸了一下后,她花径骤然锁紧。然后双腿发力,夹着我的阴茎,将我的下身提了起来。


  “哦!……天哪……你…你还有这招。……哦……!”


  与其说妮雅夹着我的阴茎,倒不如说是提着我的龟头。我觉得整个龟头被死死地卡在妮雅的花房里。所有的力量都被敏感的软沟承受着。


  我不自觉的挺起了肚子,减轻拉扯力。妮雅可不会轻易让我得逞,下体继续锁紧,双手按住我的胯部,用力向下一推。


  “哦……!天哪。妮雅……你…你要我的命啊!”


  敏感的冠状沟被狠狠地咬住,而最让人疯狂的是……传说中的 “真空吸力”


  我记得在和艾琳婕分别前的那段时间,我自以为能在性技上胜过艾莉婕,在她面前大放厥词。谁知做到一半时,艾琳婕坏坏一笑,就用过一次“真空吸力”。


  所谓的“真空吸力”,就是在做到酣畅淋漓时,女方的子宫会节律性的缩放,这时通过事先的练习,在一次收缩时尽可能的将子宫收缩到最小,然后阴唇和花径的前段,用最大力的锁紧,不留一丝缝隙。最后顺着节奏尽可能的让子宫扩张到最大。


  那时尚未经多少人事的我,头一次体验到这种性技。才一个深呼吸的时间,就被艾莉婕吸走了精液。


  现在我已不是那时的懵懂初哥,不会这么容易的被女方秒杀。可是妮雅比起艾琳婕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  艾琳婕最擅长的是子宫口的律动、研磨,将你温柔的榨干。发动“真空吸力”来时间并不长。我记得那时我已经熬过艾琳婕吮吸时间了,最后是挨不住她的子宫口的“龙珠研磨”才一泄如注的。


  而妮雅本来就擅长大力吮吸,现在发动起来更是一点预兆也没有。加上她还乘着真空吸力,向上猛提,比起艾琳婕那时来,更加凶猛。我虽紧缩精关,可还是被妮雅饱饱的吸了一大口精液和浓厚的雄性精气。


  “哦!不错嘛!赛尔弟弟。这样才射出来一半。看来我可要加油喽。”


  “啊!还有!不要……!呃…等等…让我……哦…呜……!”


  不等我平心静气,妮雅又发动了第二次“真空吸力”。这下我明知精关定然不保,可还是要负隅顽抗一下。我紧闭着眼睛,昂着头快速的深呼吸。


  “呵呵!有进步嘛!我看你能忍几次,呼……嘿!”


  着敲骨吸髓的吸力啊!第三次“真空吸力”我是实在快挨不住了。


  “哦!妮雅姐,你不是……说……,要…尝尝那个……吗?”


  “那能…让你这么容易……就尝到。得经过考验……才行。”


  妮雅嘴上虽这么说,但是我还是感觉得到,那无法抗拒的真空吸力,明显的一松。吸是还在吸,但是没有之前那么恐怖了。


  我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,对着妮雅的子宫口来回擦动。我托着妮雅丰腴的臀部,运足腰力,向上猛顶。每次触底,妮雅的眉头都为之一颤。来回几次后,她的全身都开始颤抖了。


  “哦……赛尔……快……再来。……快到了……啊!…嗯…”


  难得妮雅手下留情,不过我看是“穴里留情”才对。我乘着妮雅放松防备的机会,对着她的宫颈口,也就是花心连连打挺。我连撞带磨,勇猛挺进,妮雅在我身下娇喘连身,当正中敏感点的时候,妮雅也会剧烈的打着哆嗦。


  在我的努力下,妮雅也迎来了她的高潮。只觉得她的整条花径将我牢牢地咬死,接着宫颈口一张一吸把我的龟头的前段吮住了,然后她下面的这张小嘴就连续的吞咽着我的龟头。


  “哈……呼……!好…赛尔……再…再往里……啊……!”


  妮雅把腰反曲成了一个直角状,还在鼓励我继续往深处挺进。原来这就是妮雅的邀请。


  “不够,……再来……坚持住…别射。”


  妮雅还在催促我,我捏住她的胯骨,用全力往里一顶……我只觉得“啵”的一下,我觉得我的龟头顶开了一个弹力十足的“皮圈”,接着就陷进一个满是褶皱的“袋子”里。在陷进这个袋子后,入口的“皮圈”就骤然收紧,死死地圈住我的龟头软沟,我知道我是顶到妮雅的子宫里了。最让我爽透的是,她的子宫随着呼吸在不断的收缩。


  前所未有的感觉让我近乎疯狂的怂动。妮雅娇喘不已,连说什:都听不清了。又在我连顶了二十几回后,一声低吼,遒劲的精液一泄如注。灼热的精气同样蒸腾着妮雅一阵颤栗。我只觉得又是一阵肉紧,妮雅被我的精液冲级下也高潮了……。


  从未有过的新鲜、刺激感让我射的无法停下。我只觉得精关连续二十多次强劲的收缩后,即使精液射干后,依然在抽搐。妮雅在我射完精后,乘我疲软之际又饱吸我的精气,让我更加瘫软无力。


  妮雅则趴在我的胸膛上。我们为一场畅美欢爱相拥喘息。


  过了好一会时间,我们调匀了呼吸。我恢复的比妮雅略快,可妮雅刚恢复过来就一把握住了我疲软的阴经和玉袋,反复盘磨捏弄起来。


  “亲爱的,都分开一个月了,你该不会觉得,这样就算了吧。嗯……我…还…要…!。”


  说罢一转身,我只觉得下体一阵暖湿……。哦!天哪!她又开始舔我妮雅今天,是要我精尽人亡吗?


  “妮雅姐!哦……”


  算了今天豁出去了,大不了明天起不了床。我让妮雅放手施为,一会后,我果然还是勃起了。妮雅熟练地搅动着舌头,先是龟头,接着是软沟,再来是射精管前段。


  我不经意的飘了一眼下体,发现妮雅正用着一种……欣喜、得意的眼神观察着我。原来我的反应她了如指掌啊!


  “哦……!”


  我觉得我的软沟被妮雅灵活的舌尖重重的一沟,惊心动魄的快感狠狠地在精关上骚了一下。


  夜晚还很漫长,但愿我剩下的精气量能满足妮雅今晚的胃口,但愿我还能射出精液浇灭她的浴火……【完】


  【完】